北京建筑業人力資源協會|建筑業協會|人力資源協會|建筑協會
  
 
 

北京建筑施工企業《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情況調研

 

20205月下旬,北京建筑業人力資源協會對會員單位發放了《建筑施工企業<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情況和疫情期間如何加強勞務管理調研問卷》,問卷共設計了14個關于《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后總包代發農民工工資實施情況、疫情期間如何加強勞務管理等相關問題,其中,客觀選項題13個,開放式問題1個。截止 529,收到153家企業的調查問券,現將問卷調查情況分析匯總如下:

問題一:企業的性質( 

A 施工總承包企業    B 勞務分包企業   C 專業承包企業

本問題共有153家企業填寫,其中總承包企業51家,占比33.33%;勞務分包企業88家,占比57.52%;專業承包企業14家,占比9.15%。

問題二:企業的年使用農民工數量( 

A 5千人以下     B 5-1萬人      C 1-3萬人

D 3-5萬人       E 5-10萬人        F 10萬人以上

本問題共有153家企業填寫,其中總承包企業51家,勞務分包企業88家,專業分包企業14家。

51家總承包企業中,用工量5千人以下的企業有21家,占比41.18%;用工量5-1萬人的企業14,占比27.45%;用工量1-3萬人的企業5家,占比9.80%;用工3-5萬人的企業6家,占比11.76%;用工5-10萬人的企業0家,占比0%;用工10萬人以上的企業5家,占比9.80%。

88家勞務分包企業中,用工量5千人以下的企業有60家,占比68.18%;用工量5-1萬人的企業22,占比25.00%;用工量1-3萬人的企業4家,占比4.55%;用工3-5萬人的企業0家,占比0%;用工5-10萬人的企業1家,占比1.14%;用工10萬人以上的企業1家,占比1.14%。

14家專業承包企業中,用工量5千人以下的企業有13家,占比92.86%;用工量1-3萬人的企業1家,占比7.14%;其余用工量區間企業均為0家。

問題三:企業是否建立了“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 

A           B        C正在建立中

本問題共有151家企業填寫,其中總承包企業51家,勞務分包企業86家,專業分包企業14家。已經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128家,占比84.77%;未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10家,占比6.62%;正在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13家,占比8.61%。

51家總承包企業中,已經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48家,占比94.12%;正在建立中的8家,占比5.88%。

86家勞務分包企業中,已經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74家,占比86.05%;未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5家,占比5.81%;正在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7家,占比8.14%。

14家專業承包企業中,已經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6家,占比42.86%;未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5家,占比35.71%;正在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3家,占比21.43%。

分析:當前北京建筑業90%左右的總承包企業和勞務分包企業都已經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這項政策基本得到全面落實。其中

總承包企業已建立農民工工資賬戶的比例高于勞務分包企業和專業承包企業,但總承包企業、勞務分包企業和專業承包企業都存在仍未建立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情況,以專業承包企業最為嚴重。

問題四:企業 “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是否已經啟用?( 

A           B

本問題共有153家企業填寫,其中總承包企業51家,勞務分包企業88家,專業分包企業14家。其中已經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99家,占比64.71%;未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54家,占比35.29%

51家總承包企業中,已經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42家,占比82.35%;未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9家,占比17.65%。

88家勞務企業中,已經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51家,占比57.95%;未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37家,占比42.05%。

14家總承包企業中,已經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9家,占比42.86%;未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8家,占比57.14%。

分析:調查樣本中已啟用“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的企業約為調查樣本的三分之二,其中總承包企業啟用率為82.35%,明顯高于勞務分包企業和專業分包企業?偘髽I多為國企,執行國家政策更為及時有力。

問題五:企業所使用的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 

A 100%      B  90%-100%     C   70%-90%      D  70%以下

本問題共有152家企業填寫,其中總承包企業51家,勞務分包企業87家,專業承包企業14家。其中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100%的企業116家,占比76.32%;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90-100%的企業25家,占比16.45%;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70-90%的企業6家,占比3.95%;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70%以下的企業5家,占比3.29%。

51家總承包企業中,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100%的企業35家,占比68.63%;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90-100%的企業13家,占比25.49%;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70-90%的企業2家,占比3.92%;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70%以下的企業1家,占比1.96%。

87家勞務分包企業中,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100%的企業70家,占比80.46%;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90-100%的企業11家,占比12.64%;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70-90%的企業4家,占比4.40%;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70%以下的企業2家,占比2.30%。

14家專業承包企業中,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100%的企業11家,占比78.57%;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90-100%的企業1家,占比7.14%;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70-90%的企業0家,占比0%;農民工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比例為70%以下的企業2家,占比14.29%。

分析:現階段,農名工與用工單位簽訂勞動合同是一式三份,工人、分包企業、總包企業各執一份,從調查數據看,總承包企業反映的勞動合同簽訂率與分包企業反映的簽訂率有一定差距(10%以上),具體原因需進一步調查。

問題六:現階段企業“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情況”屬于以下哪個階段?( 

A 已經全面實行      B 正在進行中

C 尚未實施             D 不打算實施

本問題共有153家企業填寫,其中總承包企業51家,勞務分包企業88家,專業承包企業14家。其中已經全面實行“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15家,占比9.80%;正在進行“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116家,占比75.82%;未實施“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20家,占比13.07%;不打算試試“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2家,占比1.31%。

51家總承包企業中,已經全面實行“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6家,占比11.76%;正在進行“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37家,占比72.55%;未實施“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6家,占比11.76%;不打算實施“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2家,占比3.92%。

88家勞務分包企業中,已經全面實行“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8家,占比9.09%;正在進行“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73家,占比82.95%;未實施“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7家,占比7.95%;不打算試試“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0家,占比0%。

14家專業承包企業中,已經全面實行“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1家,占比7.14%;正在進行“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6家,占比42.86%;未實施“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7家,占比50.00%;不打算試試“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的企業0家,占比0%。

分析:總分包企業全面實施“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措施的企業均不多,在10%左右,該項工作“正在進行中”為大多數企業的現狀,一定程度反映出執行這項政策有一定困難,很多企業對于此項工作開展持觀望態度。

問題七:您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是否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的發生?( 

A 完全可以     B 一定程度可以      C不好說      D 很難

本問題共有151家企業填寫,其中總承包企業50家,勞務分包企業87家,專業承包企業14家。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完全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26家,占比17.22%;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一定程度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99家,占比65.56%;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很難說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20家,占比13.25%;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不能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6家,占比3.97%。

50家總承包企業中,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完全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7家,占比14.00%;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一定程度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32家,占比64.00%;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很難說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8家,占比16.00%;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不能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3家,占比6.00%。

87家勞務分包企業中,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完全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14家,占比16.09%;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一定程度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60家,占比68.97%;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很難說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10家,占比11.49%;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不能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3家,占比3.45%。

14家專業承包企業中,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完全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5家,占比35.71%;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一定程度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7家,占比50.00%;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很難說可以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2家,占比14.29%;認為“施工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舉措不能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發生的企業0家,占比0%。

分析:64-68%的總承包、勞務分包企業認為“總包代發”工資的舉措只能一定程度預防和減少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的發生,不是根本解決此問題的方法。

問題八:如果企業已經開展總承包企業代發工資工作,以什么模式發放?(未開展總包代發工資的企業可不選)( 

A 打卡         B  現金

本問題共有153家企業填寫。

總承包企業51家,其中已經開展總包代發工資的45家,占總包企業數量的88.24%,未開展此項工作的6家,占總包企業數量的11.76%。農民工工資打卡的企業44家,占已開展代發工作總包企業數的97.78%,農民工工資支付現金的企業1家,占已開展代發工作總包企業數2.22%;

勞務分包企業88家,已經開展總包代發工作的77家,占分包企業數的87.50%; 未開展此項工作的11家,占總包企業數量的12.50%。農民工工資打卡的企業68家,占已開展代發工作勞務分包企業數的88.31%,農民工工資支付現金的企業9家,占已開展代發工作勞務分包企業數11.69%。

專業承包企業14家,已經開展總包代發工作的9家,占專業承包企業數的64.29%; 未開展此項工作的5家,占專業承包企業數的35.71%。農民工工資打卡的企業7家,占已開展代發工作專業承包企業數的77.78%,農民工工資支付現金的企業2家,占已開展代發工作專業承包企業數22.22%。

分析:已啟動“總包代發”農民工工資的企業,工資發放方式以打卡為主占到80%以上,少量使用現金方式發放。

問題九:企業每月以什么標準發放農民工工資?( 

A 2000-3500/       B  3500-5000/ 

C 5000/月(含)及以上

本問題共有147家企業填寫。其中發放工人工資2000-3500/月的有26家,占總數17.69%;發放工人工資3500-5000/月的有102家,占總數69.39%;發放工人工資5000/月以上的有19家,占總數12.93%;

填寫問卷的49家總承包企業中,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2000-3500元的有6家,占總數12.24%;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3500-5000元的有32家,占總數65.31%;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5000元以上的有11家,占總數22.45%。

填寫問卷的84家勞務分包企業中,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2000-3500元的有17家,占總數20.24%;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3500-5000元的有59家,占總數70.24%;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5000元以上的有8家,占總數9.52%。

填寫問卷的14家專業承包企業中,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2000-3500元的有3家,占總數21.43%;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3500-5000元的有11家,占總數78.57%;每月農民工工資發放標準在5000元以上的0家。

分析:因勞務企業農民工多年來從未繳納過個人所得稅,企業為穩定農民工,規避個人所得稅繳納問題,90%以上企業采取了農民工工資月發放數在5000元以下,是解決農民工個人不繳納個稅的無奈之舉。

問題十:農民工是否繳納個人所得稅?如繳納,如何計繳?

A 每月繳納       B  暫不繳納  

本問題共有143家企業填寫,有29家企業工人繳納個稅,占總數20.28%;另有114家企業工人不繳納個稅,占總數79.72%。

44家參與調研的總承包企業有8家每月為農民工繳納個人所得稅,占總數的18.18%;有36家企業的農民工暫不繳納個人所得稅,占總數的81.82%。

85家參與調研的勞務分包企業有14家每月為農民工繳納個人所得稅,占總數的16.47%;有71家企業的農民工暫不繳納個人所得稅,占總數的83.53%。

14家參與調研的專業承包企業有7家每月為農民工繳納個人所得稅;另有有7家企業的農民工暫不繳納個人所得稅,各占總數的50%。

分析:多數總分包企業(80%左右)農民工不繳納個稅。

問題十一:對《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規定的“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您認為有何困難?( 

A 沒有困難       B  困難較大    C 難以落實 

本問題共有150家企業填寫。60家企業認為認為落實政策沒有困難,占參與調研企業總數的40.00%;71家企業認為認為落實政策困難較大,占參與調研企業總數的47.33%;有19家認為政策難以落實,占參與調研的總承包企業數的12.67%。

其中,參與調研的50家總承包企業有9家認為落實政策沒有困難,占參與調研的總承包企業數的18%;有33家認為落實政策困難較大,占參與調研的總承包企業數的66%;有8家認為政策難以落實,占參與調研的總承包企業數的8%。

參與調研的86家勞務分包企業有43家認為落實政策沒有困難,占參與調研的勞務分包企業的50.00%;有32家認為落實政策困難較大,占參與調研的勞務分包企業數的37.21%;有11家認為政策難以落實,占參與調研的勞務分包企業的12.79%。

參與調研的14家專業承包企業有8家認為落實政策沒有困難,占參與調研的專業承包企業數的57.14%;有6家認為落實政策困難較大,占參與調研的專業承包企業數的42.86%;0家認為政策難以落實。

分析:由于建筑業幾十年來一直采取誰簽勞動合同用人誰發工資做法,有利于工人管理;因此調研中近一半企業認為落實總包代發工資政策難度較大,不利于勞務企業加強工人管理和計發計件工資,總承包企業感覺難度大的比例高于勞務分包企業。

問題十二:對《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規定的“總承包單位代發工資”有何建議?

A 完全贊成由總包企業代發       B  還應由勞務企業發 

本問題共有149家企業填寫。完全贊成由總包企業代發農民工工資的有87家,占填寫問卷總企業數的58.39%;認為還應該有勞務企業發放農民工工資的有62家,占填寫問卷總企業數的41.61%。

其中,參與調研的48家總承包企業有23完全贊成由總包企業代發農民工工資,占參與調研的總承包企業數的47.92%;25企業認為還應由勞務分包企業發農民工工資,占參與調研的總承包企業總數的52.08%。

參與調研的87家勞務分包企業有55完全贊成由總包企業代發農民工工資,占參與調研的勞務分包企業數63.22%;32企業認為還應由勞務分包企業發農民工工資,占參與調研的勞務分包企業總數的36.78%。

參與調研的14家專業承包企業有9完全贊成由總包企業代發農民工工資,占參與調研的專業分包企業數的64.29%;5企業認為還應由勞務分包企業發農民工工資,占參與調研的專業分包企業總數的35.71%。

分析:農民工工資由總包企業代發還是勞務企業發,在調查樣本中體現為總承包企業在由誰發工資的選擇中兩個選項各半,但勞務企業愿意總包代發的比例更高(63.22%)。

問題十三:北京市人保局建議各企業使用電子勞動合同管理,您對建筑業推行此項政策有何建議?

A 同意推行    B  不同意推行    C 由市建委規定后再推行

本問題共有147家企業填寫。45家企業同意推行電子勞動合同制度,占總參與問卷數的30.61%;8家企業不同意推行電子勞動合同制度,占總參與問卷數的5.44%;94家企業為觀望態度,等市住建委有相關規定后再推行,占參與問卷數的63.95%。

其中,參與調研的49家總承包企業有15家同意推行電子勞動合同制度,占總參與問卷總承包企業的30.61%;有5家不同意推行電子勞動合同制度,占總參與問卷總承包企業的10.20%;有29家企業為觀望態度,等市住建委有相關規定后再推行,占參與問卷數的59.18%。

參與調研的85家勞務分包企業有28家同意推行電子勞動合同制度,占總參與問卷勞務分包企業的32.94%;有3家不同意推行電子勞動合同制度,占總參與問卷勞務分包企業的3.53%;有54家企業為觀望態度,等市住建委有相關規定后再推行,占參與問卷數的63.53%。

參與調研的13家專業分包企業有2家同意推行電子勞動合同制度,占總參與問卷專業分包企業的14.29%;有0家不同意推行電子勞動合同制度;有11家企業為觀望態度,等市住建委有相關規定后再推行,占參與問卷數的78.57%。

分析:對于電子勞動合同的推行,多數企業較為被動,在建筑業推行此項工作,需要建設主管部門引導、出臺相關政策全面推行。

問題十四:疫情期間如何加強勞務管理,企業有哪些好的做法和建議?

此問題共收到84家企業(總包41家、勞務分包43家)提交的本企業在疫情期間勞務管理的做法,同時有些企業針對“總包代發工資”、“農民工繳納個稅”等問題提出了意見或建議,相似做法匯總如下,同時也將有特色的的建議列出。

各單位疫情期間加強勞務管理的做法:

1、做好用工人員需求計劃,針對始發地相對分散的農民工開展“點對點”直達運輸工地,鼓勵采用自駕或包車的方式返回工地,二局基礎公司等總包企業還提出復工交通費用全部由項目承擔的做法。

2、嚴格遵守屬地住建部門規定,對復工復產人員進行健康篩查,進入工地后封閉管理,嚴格執行隔離制度,中建二局等企業對人員進行免費的專項體檢、核酸試劑檢測。

3、嚴格落實實名制管理要求,同時定期對工作、生活場所進行消毒、按疫情期間要求分餐管理、派專人把控掃健康碼、測量體溫、登記身份證信息、簽收責任書等工作,所有數據留存可溯。

4、盡可能減少人員流動但同時滿足生活需要,中方元公司在疫情期間在項目就近開設超市解決農民工購物需求,避免工人外出。

5、做好宣傳教育工作,向工人宣傳防護知識,嚴格管控扎堆娛樂、聚餐等活動。

6、建工集團等大型集團公司關注二級公司需求,及時給二級公司解決困難,幫助重點工程項目辦理《物資運輸轉運單》,保證建材供應物流暢通。每周發布物資供應生產廠商名錄,為項目物資采購提供供貨渠道,滿足項目復工需要。

各單位對于農民工工資代發和繳納個人所得稅問題反饋的意見主要有以下幾點:

1、儀隴新興勞務公司贊同總包單位代發項目農民工工資,但建議進一步細化,制訂詳細的實施細則。同時建議勞務分包方墊付的其它費用也應與工資同步結算、支付給勞務分包單位;不能同步支付的至少一個季度結算支付一次。

2、城建七公司建議(1)規范勞動合同范本形勢,細致增設計件合同方式,以小團體或個人方式規范結算,進而形成工資單。(2)代發工資方式由總包代發轉成建設單位代發,避免因甲方資金撥付滯后導致工人工資未足額發放。(3)建筑市場實名制管控由以工程項目為單位轉為以勞務隊為單位,工程項目監督并實施用工數量統計,勞務單位負責全部用工工人實名制管控,以順應建筑行業工人流動性較大特點,避免因手續問題影響工人收入。

3、北京怡晨公司反映,目前天津市農民工工資發放的做法是勞務公司不墊資,工資總包直發農民工,現場各種開支出總包支付,勞務公司負責組織和管理工人,并收取一定管理費。

4、各公司反應農民工難以接受公司扣個人所得稅的做法,中鐵建設建議政府部門能夠就農民工個稅問題出臺相關意見。

來源:北京建筑業人力資源協會

 

copyright © 北京建筑業人力資源協會 京ICP備15000205號-2 電話:010-64968361 010-64963911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慧里二區12號樓院四層( 100101 )
快三手机投注软件下载